新闻中心 > 教育头条 > 正文

北京"全脑开发神童"骗局:额头吸铁勺 蒙眼能辨色

2019年06月17日14:43  来源:新京报

5034

  当场,她交了17800元,给小力报了这门“超感心像力”课程。记者了解到,在报名的家长中,只有王豫只购买了一门课,其他家长少则6.8万多则10万,一口气买下六七门课。

  培训是封闭式教学,家长并不知道具体的学习内容。

  小力似乎也不太理解这门课程。“上课时,老师会让我们调整好大脑状态,让大脑跟宇宙连通……然后给一个复杂的加减法,让我们想结果。”他说,老师会经常放一些音乐,有时候会放《道德经》,听完还要写感想。

  除了课上训练,回家还要“练能量”。

  许荷告诉记者,女儿培训回家后,都会在地上盘腿打坐,听着音乐,冥想放空,以此来获得“能量”。

  说是音乐,许荷听起来觉得更像是一种“特殊的波段”,没有歌词,甚至像是噪音。“据老师说,这种音乐能够影响到人的脑电波。”

  原脑立方东城校区老师王舒涓这样解释:“能量是课程的基础,核心就是宇宙能量的交换,把体内的负能量清出去,净化身心。”

  许荷接受了这个概念。她是一名瑜伽教练,冥想也是一种瑜伽技法,而打坐是瑜伽冥想中最常见的体式,这与女儿练能量的方法不谋而合。

  没过多久,神奇的“超能力”出现在女儿身上。据许荷描述,一天晚上,她带女儿去万芳亭公园散步,那是她们第一次去这个公园。路上,女儿主动提出来:“妈妈我蒙起眼睛给你带路吧!”许荷将信将疑,将女儿的红领巾叠起来蒙在她眼睛上,一片昏暗中,她看到女儿在前面走得稳稳当当,遇到岔路口主动停下,好像能看到一样。

  很快,神奇的场景再一次发生。一天,许荷把女儿的眼睛用眼罩蒙起来,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随手翻开一页,选取了一个段落。只见女儿把手指放在纸页的字上,一边摸索,一边挨个“念”了出来。

  许荷确定女儿此前从没看过这本书。女儿念得非常吃力,字句之间并不连贯,也没有朗读的感情起伏,念完一段用了很久。之后,女儿告诉她很累、甚至有点头晕,她能看到女儿一脸疲惫,“好像消耗掉她身体的很多能量一样。”

  “神童梦”碎

  张一硕偷看到老师拿的蓝色卡片,故意说成红色,结果老师竟说答对了,“之前我差点相信自己真有超能力了”。

  在许荷的认知中,女儿的行为无法解释。但她没有去刨根问底,不想轻易质疑孩子,怕打击孩子的信心。

  “一点都不玄。”脑立方的老师曾向记者解释,“人有感知力,都说三岁以内的小孩有灵性,在没有语言文字时,大脑与外界会进行信息互换。只要专注力达到一定程度,就可以闭着眼睛感知到颜色。”另一名老师则表示,蒙眼识字属于“物理学原理”——“任何物体都是由磁场波去传导的,书上的文字信息也可以通过波来传递,85%的小孩通过训练都可以做到蒙眼识字。”

  一整年的时间,只要没有特殊情况,许荷的女儿每天都会抽十分钟时间来“练能量”。老师还专门新建了一个群,学生们每天练完能量都会在群里打卡。

  奇怪的是,这种“超能力”并没有出现在王豫家的小力身上。

  小力说,培训久了,不少同学开始抵触,年龄稍大的学生有自己的辨识能力,都不好“糊弄”。对于老师课上提到的“开天眼”等说法,他们私下调侃是“漫画看多了”。

  “老师放的那些音乐就像噪音一样,常常听到脑袋疼,让我们冥想去一些境界,比如浩瀚的宇宙等等,我也做不到。”老师甚至让学生贴墙蹲,说这叫“打通任督二脉”。

  小力的同学张一硕还发现了一个“秘密”。他告诉记者,有一次蒙眼识色的测试,老师拿了一张色卡抵在他身后,趁老师不注意,他偷看到那是一张蓝色卡片,但他故意说成红色。“老师竟然说我答对了,还让我相信自己的本心,之前我差点相信自己真有超能力。”

  更多的学生和小力一样,并没有获得某种“超能力”,反而状况不断。

  陈夏对课上的一切并不知情。她也开始听孩子说起,不想继续上全脑开发的课了,觉得没用。

  今年3月,一名家长告诉记者,刚刚看了孩子的语文成绩,66分。之前孩子语文经常90多分,“在这个全脑开发机构学习一年多,成绩一落千丈。”

  另一名家长李然也提到,为了上全脑开发的课程,把其他课外补习班推掉了。她儿子最近一次数学考了不及格,这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事。

  家长心里开始打鼓:是课程的问题,还是自己孩子的问题呢?

  事实上,自2017年以来,脑立方等全脑开发培训屡遭质疑。据媒体报道,2017年,脑立方曾因发布虚假违法广告被上海市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行政处罚。2017年8月,新华社对脑立方的无证办学等问题进行报道,报道次日,上海市相关部门发出《行政指导书》,要求脑立方上海分公司在未申请到办学许可证前,停止培训业务;不得再为在班就读的学员开授新课。之后,2018年2月上海市工商局公布的12件典型虚假违法广告案例,脑立方也位列其中,被处罚款38万余元。

  面对记者的质疑,脑立方海淀校区负责人黄淑霞曾承认,全脑开发并未得到专家的认可。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陶沙表示,左右脑协同发展是孩子大脑健康发育的基础,强调“右脑开发”已是商业推广的过去时。

  陶沙告诉记者,人的感知有其规律,“蒙眼辨色”“蒙眼识字”不符合人类的感知原理,因此试图以此来实现脑智开发并不现实。

  信徒不止

  脑立方被停后,跟其他家长不同,许荷不热衷于退费和维权,而是想着给女儿再找一家机构,继续“全脑开发”。

  近一年的培训,家长们仍没等到“神童”的到来。

  去年下半年,陈夏想退款了,“透视,拍照记忆,蒙眼识字,全部都没学到。”王豫的儿子小力也觉得“浪费时间”而弃课。

  培训机构也陷入漩涡。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由于资金链等多方面问题,脑立方东城校区负责人宋鹤玲早已于2018年下半年将校区强行停课关闭。而2018年12月底,脑立方海淀校区的家长也被通知停课,此后再没开过课。

  在2016年前后,正处脑立方发展鼎盛时期,脑立方海淀校区负责人黄淑霞、陈超再夫妇投入百余万资金,一口气拿了6个校区的授权,计划在北京海淀等地设立校区。天眼查显示,内蒙古脑立方全脑应用训练中心及其分公司所涉法律诉讼多达20余起,大部分为教育培训合同纠纷;多次受到行政处罚,原因包括违反广告内容管理规定等。

  日前,记者到多个校址探访发现,东城校区已被其他机构代替;海淀校址大门紧闭重新招租;今年三月仍在营业的脑立方望京校区,也拆下脑立方的招牌和标语,更名换脸。

  原东城校区的老师李瑛从脑立方离开后,仍在从事“全脑开发”。“我们现在的课程跟脑立方相似但不一样,升级了,引进了一些新东西。”3月16日,在她的新项目宣讲会现场,两个孩子演示将孙子兵法三十六计正背、倒背。不少家长被这类“全脑开发”“天赋检测”吸引而来,一旦有家长露惊讶或感兴趣的神情,会场销售人员便会上前游说。

  记者采访多位脑科学相关专家获知,目前多数机构宣称的“全脑开发”实际上是此前“右脑开发”的升级版,但无论“全脑开发”还是“右脑开发”,目前已大多被用来作为商业推广的招牌。“全脑开发”是个太过笼统的概念,甚至商家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开发什么。而课程中教授的一些速记方法并不稀奇,在经过特定训练后,可以在既定条件下实现,比如速记圆周率等。

  至今,陈夏等家长所在的脑立方维权群里,偶尔还会弹出家长的消息:“我们团结起来一起维权吧”“退费诉求应该会被支持”。群里有60多名家长,不少家长为报名投入了数万学费,甚至借款、贷款付学费,而课程并未上完,校方也未给出处置方案,家长们开始四处奔走维权。有家长成了维权的主力,也有家长默默观望,淡忘了曾经对“全脑开发”的期待。

  陈夏连连叹气,她本来打算做一笔教育投资,“现在来看完全是给了骗子。”

  更多的家长,仍是“全脑开发”的信徒。一名家长告诉记者,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将孩子转入了其他校区或其他类似的培训机构继续学习。有家长告诉记者,她仍然相信人有“特异功能”可以开发。

  跟陈夏不同,许荷不觉得被骗,她也不热衷于维权和退费,只想给女儿寻求继续上课的机会。“我亲眼看到了,愿意相信孩子有这样的潜能。有能让她轻松一点的机会,我还会愿意去尝试。”

  被停课后,许荷很生气——因为孩子的“全脑开发”学习被中断了。之后,女儿蒙眼识字的能力难以再现,女儿说,自己很久没训练,已经不具备“那种能力”了。

  “那次蒙眼识色你是怎么答对的?”时隔一年多,今年3月的一天,王豫第一次向儿子抛出这个困扰她已久的问题。

  “都是蒙的”。

  (文中王豫、陈夏、小力、许荷、李然、张一硕等均为化名)

  原标题:额头吸铁勺,蒙眼能辨色?记者暗访揭穿北京山东多家培训机构“全脑开发神童”骗局

文章关键词:全脑开发神童 骗局 额头吸铁勺 责编:王丽萍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教师体罚致其女儿吐血?家长编造散布谣言被刑拘 教师体罚致其女儿吐血?家长编造散布谣言被刑拘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